文化保存

花蓮港山林事業所   

「花蓮港木材株式會社」於大正8年(1919)成立,當時採伐的區域於林田山與大安山一帶的檜木為主,同年官方設置「營林局殖產課東部作業所」;次年併入「殖產局營林所東部出張所」,主要工作為接受花蓮港廳與台東廳委託,負責造林工作。昭和4年(1929),遷移出張所至現址,昭和17年(1942),東部出張所改稱花蓮港山林事業所。戰後,國民政府接管日據時期木材事業,花蓮縣成立山林管理所,迄民國59年裁撤,裁撤後的辦公廳便成閒置空間。民國90年,由民間團體號召志工、社區居民讓山林事業所重見天日,並獲得林務局同意開放供作講學等藝文空間使用,現在則由林務局收回管理。 花蓮港山林事業所主體建築屬和洋混合風格建築,格局左右對稱、外觀簡潔。洗石子披覆鋼筋混凝土牆體,屋頂為木構架外覆文化瓦。大門飾有古典式樣拱弧與裝飾立柱,具有公共建築的象徵意義。院落中栽植大葉欖仁與大王椰子等南洋植物,呈現日據時期庭園特色。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新城神社舊址   

新城鄉原為太魯閣族與阿美族南勢群居地。日據時期,日軍一連串討伐太魯閣地區原住民,引起彼此緊張對立,明治29年(1896)12月發生了駐守新城的分遣隊一名士兵欺辱玻士林社的少女,引起族人憤慨,在漢人通事李阿隆協助策劃下,由赫赫斯社的頭目哈鹿‧那威和玻士林社頭目率領各社壯丁,將十三名日軍全數殲滅,史稱「新城事件」,也埋下了大正3年(1914)的「太魯閣戰役」的導火線,「新城事件」可說是東臺灣第一次臺灣人民抗日行動的重要事蹟,極具歷史價值。 新城事件發生後,為了紀念殉難的軍警人員,日本政府於大正3年(1914)建造木造納骨堂,大正9年(1920)又設立「殉難將士瘞骨碑」;後於昭和12年(1937)在舊址西南側(今聖母園)以鋼筋混泥土材質建造神社。 戰後,日本人返回日本,神社部分建築遭到破壞,只剩下鋼筋混泥土建造的鳥居、石燈籠及狛犬等大型設施。 民國45年應當地居民的要求,來此傳教的瑞士籍神父傅光業在原神社西側建立幼稚園;民國48年再由瑞士籍神父沙智勇在神社東面建神父會院;民國53年花蓮教區購地並興建一座以聖經「諾亞方舟」為主的禮拜堂,並於兩年後落成,民國59年天主教醫院落成,民國87年功成身退。 新城天主堂目前仍保持昔日神社神域空間,本殿舊址四周高聳優美近百年樹齡的日本黑松,搭配懷舊的神社遺址與莊嚴的天主堂,顯得古樸、讓人興起思古幽情,位於禮拜堂前花圃內,仍可見一塊寫有「殉難將士瘞骨碑」字樣的大理石,在石碑背面隱約可見當時殉難之日軍罹難者的名字。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美崙溪畔日式宿舍   

美崙溪畔日式宿舍為日據時期的高級官舍,以日據時期陸軍指揮官中村大佐的寓所為中心,此日式宿舍群建築有「獨棟式」與「雙併式」格局,皆具時代特色,建築具和式建築之學術價值,後側有寬的迴廊,四周排水溝為水泥單斜坡式,係花蓮發展歷程中重要證物之一。基地選址(依美崙山、美崙溪)整體基地完整,在花蓮市都市景觀上居極重要的關鍵位置。 建築物為日據時期高級官舍並已加入與本地環境結合的手法,並有圍牆及門栓,皆為昭和年代之原物,雖有部分內裝改變,但外觀與主要構造皆保存完整,相關環境亦十分完好,其平面佈局與臺北、臺中、臺南西部平原所見日式住宅不同,具特殊性建築類型價值。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花蓮台肥招待所   

花蓮臺肥招待所位於花蓮市中美路,臺灣肥料股份有限公司花蓮廠前身為日本アルミニウム(鋁)株式會社花蓮港工場,於昭和13年(1938)左右進行工廠改建及擴廠的建設,當時為了提供總公司長官及工程人員抵花蓮時有個休息之處,於是於米崙地區規畫了兩處有如旅館似的招待會所,也就是中美路上的臺肥招待所及招待所旁的另處佔地較小的招待所,可惜位於今招待所右側的招待所多年前慘遭祝融燒毀。目前僅存的臺肥招待所約在昭和12年至13年間(1937-1938)所建,戰後,部分房舍由臺肥公司所接收,由公司高階長官居住,民國97年進行國有眷舍清理的政策下,臺肥所屬的宿舍皆被拆除並進行拍賣,僅剩下臺肥招待所被保存了下來。招待所內處處可見具創意之配件、設施,且與戶外庭院關係良好,空間頗具歷史意義。臺肥招待所建築屬於完善之大型日式木造住屋,從中可了解該建築之原始格局、構造與樣式。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吉安橫斷道路開鑿記念碑   

吉安橫斷道路開鑿記念碑位於花蓮縣吉安鄉干城村臺九丙公路旁,大正6年(1917)9月15日,日本人開鑿能高道東段,於隔年1月30日竣工,長約四十四公里,日人稱為「能高越道路」。根據記載,能高越道路起點從花蓮港鐵路南下約十二公里處的初音站(即今干城車站)起,沿木瓜溪經過「巴都蘭蕃社」,再攀越海拔二四二四公尺的峻峭天長山,經桐里、坂邊、奇萊山莊、東能高到達縣界,再跨越稜線海拔二八一八公尺的奇萊主峰,到富士接合歡橫貫道往霧社,即是能高越道路,此路由初音到霧社全長九十公里。 橫斷道路開鑿記念碑為高約一六○公分,寬約七四公分之玄武岩碑石,此開鑿記念碑及橫斷道路開鑿殉職者之碑原豎立於臺九線(今臺九丙公路)的左右兩側,殉職者之碑原面對西寧寺的右側大樹附近,後來因為道路拓寬關係,才將殉職者之碑移到現今的位置。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花蓮吉野開村記念碑   

吉野拓地開村記念碑位於花蓮縣吉安鄉慶豐市場後方一帶,吉安鄉前身為日治時代的吉野村,吉野村是日本治臺時期最早設立的官營移民村。花蓮地區早在明治32年(1899)即由賀田金三郎於今壽豐鄉設立賀田村,採私營移民方式招募拓墾,然因水土不服及原住民騷擾等問題而失敗。當時的臺灣總督府殖產局於明治38年(1905)開始官營移民階段,五年後,在花蓮港廳轄下選定了荳蘭社成立移民指導所,並陸續建立了吉野、豐田及林田三處設官營移民村。經過四年的努力,到了昭和初期,以吉野村而言,戶數達三百三十戶,人口一千七百餘人,是一個擁有道路、輕便鐵路、灌溉水圳、醫療所、小學校、郵局、派出所等完備設施的移民村。  明治43年(1910) 臺灣總督府殖產局在今吉安鄉設立「荳蘭移民指導所」,並由日本四國德島縣募集移民進駐,因移民多住在德島縣吉野川沿岸,因此特別取名為 「吉野」。「拓地開村」記念碑目前仍矗立在吉安鄉慶豐市場後方,記念碑正面有當時第十六任臺灣總督中川健藏題字「拓地開村」及時任花蓮港廳長的今井昌治撰寫之碑文,背面右下則寫有鎮座時期。 記念碑全文如下: 「明治四十三年二月臺灣總督府ト花蓮港廳下荳蘭地設置移民指導所招致內地移民六十一戶使之居住所現宮前部落是本移民村濫觴為本島官營移民嚆矢明治四十四年因德島縣吉野川沿岸移民最多稱吉野村爾來年年歲歲移民增加現戶數三百餘戶宮前清水草分三部落成此地元來蕃民蟠踞土地荒蕪開拓困難民庶疫癘異境慘苛頻或據官府保護督勵或竢民人一貫砥礪當今移民慣風土熟衛生益加諸事改良民心日惇愛鄉土著成風多年翹望吉野圳改修竣工而事業進捗寔盛世餘澤也村民日夜戮力協心躬鼓厲期萬一報效以樹邦家南瀛發展基嗚呼木瓜溪水清不盡奇萊山靈儼萬古存是建碑讚民黎苦即仰官府至仁永纘吉野村繁榮焉 昭和八年二月花蓮港廳長正六位勳六等金井昌治撰并書」。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玉里社座落於玉里車站後方山麓處,這座神社為當時花蓮南區相當重要的神道教信仰中心,社格為社,昭和3年(1928)10月22日舉行鎮座式,祭神為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及開拓三神(大己貴命、少彥名命、大國魂命)。日據時期,警察、部隊征伐附近的布農族人以及男子受徵召服兵役等出征前,都會到玉里社祈福,祈求出征軍人「武運長久」。玉里社入口右側設立一座「表忠碑」,以表彰為理蕃或瘴癘之氣犧牲的日本軍警人員。戰後,日人撤離臺灣,加上信仰的不同,神社空間一度成為居民承租改為農田使用,而部分設施則遭人為破壞,玉里社傾頹於雜草樹林之間,表忠碑亦被民宅包圍。民國98年,一群熱愛地方文史的玉里鎮民自發性組成玉里神社志工隊,展開玉里社的保存維護行動。經過數次清掃,清理出本殿與拜殿的遺構,扶正傾倒的石燈籠,並清除參道上的蔓生野草,逐一展露玉里社原貌。在他們的努力下,不僅為玉里鎮保留了一處難能可貴的歷史空間,也為下一代提供了最佳的鄉土教材。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檢察長宿舍位於花蓮市三民街上,此棟建築建於日據時期,位於宿舍右側的停車場現址處,原為臺北地方法院花蓮港支部位置所在,臺北地方法院花蓮港支部設立於昭和10年(1935),戰後,則改為花蓮縣地方法院,後因民國40年花蓮發生大地震,花蓮市災情極為嚴重,為改善法院辦公廳舍,並配合地方政府整體遷建計畫,與花蓮縣政府一同搬遷至美崙地區,新辦公大樓於民國55年3月底竣工。 搬遷後的舊園區及宿舍,曾經荒廢許久,民國97年在進行國有眷舍清理的政策壓力下,檢察長宿舍被指定為古蹟而保存下來。 檢察長宿舍為日式木構官舍,大體保存完整,入口門廊具有獨特之牛眼窗裝飾及左右之柱子獨特的造型設計,有其工藝價值。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富里鄉東里村邱家古厝   

邱家古厝興建於昭和3年(1928),為「養元中藥房」主人邱安德為彰顯家族及社會地位,自行設計並聘請中國匠師建造而成,主體結構歷時2年完工,為傳統客家夥房建築,其細部彩繪皆出自邱鎮邦之手,至昭和6年(1931)間才完成。現存古厝為馬背式七開間格局的瓦房,屋柱採用本地產的牛樟木,屋頂樑架及牆面則以檜木居多,整幢建築的外牆彩繪以紅、藍兩色系為主,有竹節石雕廊柱、繁複精緻的雕花斗拱、外牆花窗及彩繪等,形成完整的人文空間,被推崇是花蓮縣藝術價值最高的古厝。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慶修院前身為日本時代的「真言宗高野山派吉野布教所」,布教所建築遵循日本傳統構造形式,結構型態以木構架系統為主。屋頂為日本「寶形造」(四注攢尖),屋面舖金屬浪板則是少有案例。慶修院具講堂及祭祀功能,屬較莊嚴的場所。四周環境清幽,寺院正面採出軒式入口「向拜」出簷,三邊帶廊附有木欄杆,格局面寬三間、進深四間,略成方形;中開間向後延伸為布教壇,進深四間。木構架上的頭貫、斗拱(三斗六枝掛)、木鼻等構件,散發著典型的江戶風格。而在傳統日式建築下融合本土之氣候,亦增添了慶修院的獨特風貌。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花蓮舊監獄遺蹟   

花蓮舊監獄位於今花蓮市國安郵局現址及城垣園現址處,這座舊監獄前身為設立於昭和12年(1937)的「臺北刑務所花蓮港支所」,戰後才改為「臺灣第一監獄第二分監」,民國36年4月改稱「臺灣花蓮港監獄」,民國47年始改「臺灣花蓮監獄」,這間監獄收容重刑犯與花東地區受刑人長達四十餘年。民國71年1,花蓮監獄搬遷到干城村後,市區的舊監獄從此荒蕪,民國91年,花蓮市公所重新利用這塊閒置空間,開始與民間藝文團體合作舉行「原住民漂流木藝術節」,之後即由花蓮市公所管理維護並成立城垣藝術創意空間。 經強颱侵襲過後將現場建築物掃蕩一空,為避免花蓮市中心最大一塊戶外空地因任其閒置而荒廢,花蓮市公所針對該處之特色進行規劃設計及一系統施工,使其成為花蓮市另一處戶外大型休憩空間,重新命名為「城垣園」。 指定理由: 1.花蓮舊監獄遺蹟記錄了過去人權的諸多教訓,為人權發展演化重要物證及地方發展史上重要證據,具歷史、文化、藝術價值。 2.該圍牆遺構為原有構造,可了解當時監獄建築構造,類型上在國內文化資產亦較稀少,具稀少性,不易再現。 3.和公園可充分結合,具再利用潛力。 法令依據: 文化資產保存法第14條、古蹟指定及廢止審查辦法第2條第1項第1款、第4款、第5款。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花蓮糖廠製糖工場   

糖業在花蓮的發展,開始於漢人經營的「糖廍」為主。日據初期,才由日本人賀田金三郎之賀田組經營。由於花蓮地區墾拓事業發展不易,最後將事業轉由臺東拓殖合資會社(其後改組為臺東拓殖製糖株式會社)收買。再由「鹽水港製糖株式會社」合併。並在大正2年(1913),於壽庄(今壽豐鄉)創建了「壽工場」;大正10年(1921),又在馬太鞍(今光復鄉)建立了「大和工場」,也就是現在花蓮糖廠的前身。 二次大戰末期臺灣各地遭到盟軍轟炸,二座工場受創嚴重,經專家評估後拆除「壽工場」,僅修復「大和工場」,即為現今之「花蓮糖廠」。 民國36年5月1日,正式成立臺糖花蓮糖廠;民國91年4月關廠迄今,花蓮糖廠廠區開放觀光,現為花蓮著名景點,製糖工場高聳的大煙囪亦為光復鄉著名地標。製糖工場內部分為壓榨室、分蜜室、鍋爐室等,製糖器具仍保存良好。 指定理由: 花蓮糖廠為製糖產業發展與花蓮地區開發及工業化之重要證據,而製糖工場為核心建築,極具保存價值。 法令依據: 文化資產保存法第14條第1項、第3項暨古蹟指定及廢止審查辦法第2條第1項第1款、第4款規定暨100年7月14日「花蓮縣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第一類組委員會100年度第2次會議」決議。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花蓮糖廠招待所   

花蓮糖廠招待所位於花蓮糖廠廠區南端,建於昭和11年(1936),日據時期舊稱為俱樂部或五番,採「ㄈ」字形隔局,高腳式基臺、通風、採光良好,中庭花園內有假山水池等。內有小型會議室、套房、奕棋、會客室等,當時興建招待所應當具有相當的指標意義。日據時代曾經先後被當作單身宿舍、公差人員宿舍、倉庫等不同用途。因為使用上的需求被增建多次,民國50年代至70年代進行過數次的增建工程。 戰後,權貴名流如蔣經國、嚴家淦、吳國楨、何應欽、白崇禧、李石曾等黨國元老曾來此下榻。居正、李超哉二老也在此下榻,並以墨寶贈予花蓮糖廠,現懸掛於廠區已整建為民宿之RC造招待所總統套房內。花蓮糖廠招待所令人引以為傲,昔日風華猶歷在目。 花蓮糖廠招待所建築物入口玄關採片流造式設計;寄棟造屋頂則採千鳥破風形式設計,進入室內頗有日本旅館式樣的風格,也是目前花蓮地區相當少見的大型招待所式建築。 指定理由: 花蓮糖廠日式木造建築群中,本幢平面組成與構造方式較為特別,尤具保存價值。 法令依據: 文化資產保存法第14條第1項、第3項暨古蹟指定及廢止審查辦法第2條第1項第1款、第3款、第4款、第5款規定暨100年7月14日「花蓮縣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第一類組委員會100年度第2次會議」決議。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花蓮糖廠廠長宿舍   

花蓮糖廠廠長宿舍為花蓮糖廠宿舍建築群中最重要的一幢,這棟廠長宿舍位於花蓮糖廠的東南側一帶,與副廠長宿舍同屬一區,宿舍旁即為日本時代的大和尋常高等小學校(今大進國小)。 花蓮糖廠廠長宿舍於民國38 年所興建,所使用建材據說來自壽工場被拆除的日式宿舍。糖廠宿舍與副廠長宿舍造型相仿,也極有可能是壽工場相同等級的官長宿舍,拆解後移築至花蓮糖廠使用。 花蓮糖廠廠長宿舍位於花蓮糖廠內之高級宿舍,前後有寬闊庭院高大樹木與花卉,左側設有水池造景日式庭園,獨立而寬廣的空間可見當時階級嚴明,主管幹部擁有較多資源、較好的生活品質。 指定理由: 本建築為糖廠主管居住空間,為糖廠宿舍群中最重要者,可略窺當時工廠之經營管理方式及其職工階級與日常生活方式,具保存價值。 法令依據: 文化資產保存法第14條第1項、第3項暨古蹟指定及廢止審查辦法第2條第1項第1款、第5款規定暨100年7月14日「花蓮縣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第一類組委員會100年度第2次會議」決議。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吳全城開拓記念碑   

追溯吳全地區的開墾歷史,始於清嘉慶年間,由莊找、李享二人起始,後於清道光5年(1825),淡水富豪吳全先生、蔡伯玉先生從噶瑪蘭(今宜蘭),率領漢人二百餘人來到花蓮溪口,逆流向上,在花蓮溪西岸,一路步行到現在的平和村吳全社區一帶,與莊、李二人締約分耕,從事開墾荒地。而當時木瓜社人常常窺伺侵襲,為防原住民危害,吳全率眾人築石堡防禦,後遂稱當地石堡為吳全城。然因眾人水土不服,加上原住民常予攻擊,導致眾人意志動搖,在吳全不幸病歿後,眾佃農即相率北歸,耕地乃漸漸荒蕪圮毀。 吳全城為一平地聚落,乃漢族先民為防禦原住民的侵襲,因而建成的城牆石堡,用石台和石頭建築。吳全城另有一先民逃生的地洞,亦約於清道光5年(1825 )建造,還有一口深井約四十丈,亦為先民所挖。因村民開闢農園已將石壘圍牆拆除,地洞消失無蹤;深井也因危險而於民國八十八年被填平,不復蹤跡。 明治32年(1899),日人賀田金三郎所主持的「賀田組」進入新城、壽豐一帶從事蔗糖與樟腦事業經營。賀田組於吳全城至鳳林一帶的土地開墾,少有糧食作物的種植,而以經濟作物為主,例如甘蔗等「國策作物」,並在三年後依照「糖業獎勵規則」開始栽植甘蔗,賀田組於吳全城創設黑糖廍,生產赤糖運銷日本。 賀田組指定採用客家人為漢人佃農,日人移民採用北海道農民移民。「日本移民」前來此處,形成所謂的日本移民村,與原來的漢人聚落可說是大不相同,漢人聚落中的屋舍座落方向不一,道路曲折蜿蜒,而日本移民村則是整齊劃一的棋盤式街道,整體看起來也較為整潔。 明治43年(1910)賀田組事業由臺東拓殖合資會社接手,大正元年(1912)改為臺東拓殖株式會社,大正3年(1915)再與鹽水港製糖株式會社合併成為鹽水港製糖拓殖株式會社。昭和15年(1940)日本人在吳全城的鹽水港製糖會社辦公室前廣場,建立開拓記念碑紀念吳全及賀田金三郎先後開發吳全城的功績。 賀田組開拓記念碑全文如下: 「企圖拓荒開發被險山怒濤所阻隔的花蓮港平野者,前有吳全,後有賀田金三郎之兩君,然而由於遭受蕃害與瘴癘之難關 (或困難苦境),致其偉業竟未能達成。乃由鹽水港製糖會社繼承此大業,並聘請篤農大槻幸之助君擔任墾荒開拓大業。爾來移殖內地人(指日人),並愛撫使役本島人(日人專指臺灣之漢人)、高砂族(指原住民)等而大規模的興起農耕事業,專心意志的用於灌溉排水、施肥驅蟲,尤其最致力於蕃害、惡疾防衛,從此遺寶(指土地)得逐年而有收穫,終於使萬頃土地之蔗業有薰風吹起波浪之今日,奠定了花蓮港發展之基礎。因此而建立此碑,以稱讚歌頌創業當時之氣魄,以及慰藉罹疫、遇害而殉職者在天之靈,並將其遺績傳留於千古。昭和十五年九月廿四日建立‧鹽水港製糖株式會社」 戰後,吳全城萬頃沃田與吳全城遺址附近的老屋由政府接收,緬懷先民拓殖,奠定開發花蓮縱谷平原之根基,後人飲水思源勒石感念先賢創業維艱,撫慰殉職功勳,功昭古今,供後人追思。 指定理由: (1)與花蓮地方開發史密切相關,為該地拓墾與製糖產業發展之重要紀錄實物,亦為花蓮漢人開發史的重要紀念物,具歷史文化價值。 (2)與吳全、賀田金三郎等開發者有密切相關,具重要歷史事件或人物之關係。 (3)獨立的碑碣類型較為稀少,具稀少性,不易再現。 法令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第14條第1項、古蹟指定及廢止審查辦法第2條第1項第1款、第2款、第4款。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花蓮港小學校圍牆殘蹟   

花崗國中位於花蓮市公園路上,前身為日據時期之「花蓮港小學校」。學校校舍因民國40餘年的颱風及地震侵襲而改建,雖然已不見昔日日本時代的建築風貌,不過位於的軒轅路旁的花崗國中圍牆,可見日本時代及戰後初期所建之石砌擋土牆與磚造水泥牆面的圍牆、花師時期所建的校門。此圍牆幾乎超過80年以上,在毛利之俊之《東臺灣展望》一書中也曾記錄著當時花蓮港小學校的照片。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玉里迪階陸橋殘蹟   

歷史沿革:本陸橋為早期東線鐵道工程的重要遺存之一 評定基準: 1.具歷史、文化、藝術價值 2.重要歷史事件或人物之關係 3.具稀少性,不易再現者 指定理由: 1.本陸橋為早期東線鐵道工程的重要遺存之一。 2.本陸橋具有台灣交通史上之意義,為重要歷史事件提供具體事證。 3.現存橋墩以紅磚砌築,作工嚴謹,可表現日治時期的施工技術。 4.本磚造橋墩目前為東部鐵道少數構造物,具稀少性。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掃叭隧道   

古蹟名稱:掃叭隧道 種類:其他。 位置或地址:北口位於花蓮縣瑞穗鄉舞鶴78號旁。 古蹟及其所定著土地之範圍: 古蹟本體:掃叭隧道主體建築。 定著土地之範圍及面積:花蓮縣瑞穗鄉新舞鶴段163-1地號,面積30,644.06平方公尺。 指定理由: 掃叭隧道為台東線鐵道最早開鑿的隧道,因地質問題使得施工難度高,曾有多名工人因而遇難,見證東部鐵路開發史,具歷史價值。 見證1910-1983年之間東部鐵路建設及東拓之交通史,具重要歷史事件之關係。 為東拓之前台東線鐵路沿線唯一的隧道,且為現存東部鐵路相關構造物中,唯一之磚拱隧道,具稀少性,不易再現。 為徒手開鑿,再以紅磚襯砌,表現地方營造技術流派特色。 法令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第17條第1項、古蹟指定及廢止審查辦法第2條第1項第1款、第2款、第3款、第4款。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林田山林業文化園區   

03-8751117
過去有「小上海」之稱的林田山林場,曾經是台灣第四大的林場,規模僅次於八仙山、阿里山及太平山等三大林場。早在西元1918年,日本人就已在當時稱為「森坂」(日文發音為「摩里薩卡」)的林田山地區進行伐木。到1938年之後,更在這兒展開大規模的伐木作業。除了興建運材鐵道、索道及集材等相關設施外,也為林場工作人員設立了中山堂、員工宿舍、醫務室、福利社、米店、雜貨店、洗衣部、理髮部、消防隊及幼稚園和小學等學校,使當年的林田山林場成為一個生活機能完備的伐木社區,全盛期間曾聚集了四、五百戶住家,人口數更高達兩千多人。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將軍府美崙溪畔日式宿舍   

03 822 7121
保存完整的日式建築 將軍府為日治時期高級官舍,以其為中心的周圍仍有許多軍官房屋的建築。黃昏下,走在其中可以感受那濃濃的日式風格,跳脫了現在,彷彿回到日治時期的台灣。 縣級古蹟將軍府是花蓮市保存最完整的日式建築,也是日治時期駐紮花蓮的日本軍官宿舍。 位於美崙溪畔日式宿舍群中心位置的將軍府,有別於其他採雙併式的木造宿舍,採用的是獨棟獨院的設計,建築基座也高於其他宿舍,顯示此屋主擁有最高階的地位。這座正方字型的純檜木建築,整體格局方整,坐南朝北,遙望台北總督府與日本本島天皇。 喜愛日本文化的您,可來這裡參加年度浴衣祭,或是參觀園內名為「南方文庫」的日文閱覽室,在東洋氣氛中細細品書。要是想更了解民生社區及美崙溪畔的風土民情,也可到此欣賞在地藝術家田永盛老師以當地為題材的畫作。 開放時間 周一休館/週二至週五,下午一點至五點/周六至周日,早上九點至下午五點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花崗山運動公園(花崗山遺址)   

03-8322141
位於美崙溪河口右岸的「花岡山遺址」涵蓋了五千年來的歷史文化,從新石器時代的繩紋陶文化到日治時期都有考古文物出土。早在日治時期已有日人學者開始進行考古挖掘,1992年史前博物館在現今的花崗運動公園、中正體育館和花崗國中附近進行考古挖掘工作時,密集出土了新石器時代的各式石器、陶器與甕棺,表現出有別於麒麟文化的獨特性,因此被命名為「花岡山文化」。 走在花崗運動公園到處可見羅漢松和欖仁樹。羅漢松的種子下方皆有個紅色種托,搭配球型的種子,看起來就像穿着紅袈裘的羅漢,因此得名羅漢松。市公所種植的蘭嶼羅漢松是台灣的特有植物,在蘭嶼是重要的拼板舟建材。花崗山公園亦可見到橙帶藍尺蛾,此種幼蟲以羅漢松為食草,成蟲在黛藍色的翅膀上有條橙橘子的裙帶。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松園別館   

03 835 6510
松 園別館約舊稱花蓮港「兵事部」辦公室,建於世界二次大戰後期,1942年4月1日為開廳日。與鄰近「放送局」(民國33年5月1日設,現中廣公司花蓮 台)、「海岸電台」(長途電信管理局,現中華電信)、自來水場(自來水公司美崙淨水場)等皆有松林連成一片。由於視野直對北濱海灘之美崙溪入海口,具有天 然制高點優勢,可俯瞰美崙溪入海處、花蓮港及太平洋海景,戰爭期間輕易掌控出入南濱海面的船隻及南機場航機起降,成為日軍當時在花蓮的重要軍事指揮中心。 此 地在日治時期曾是高級軍官休憩所,傳言日本神風特攻隊出征時也會在此接受天皇賞賜的「御前酒」,增添許多想像空間。終戰後,此地由國民政府軍隊接管,民國 36年管理單位為陸軍總部,曾為美軍顧問團軍官休閒度假中心。中美斷交後,民國66年改由國有財產局所有,隔年交由行政院退輔會管理迄今。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花蓮縣立美崙國中創校沿革紀念碑   

03-8223537
歷經二次改造的紀念碑 聳立美崙國中校區一角的「美崙國中的創校沿革紀念碑」,曾是日治時期的「花崗山表忠碑」。 日治時期,日本政府為了表彰因公殉職者,於台灣各地建造「表忠碑」作為紀念碑。這些紀念碑,有時也被稱作「忠魂碑」或「招魂碑」。台灣光復後,這些日治時期的紀念碑大多都被塗抹、重新改造,或做其他使用。 花崗山上的「花崗山表忠碑」也不例外,原石被磨平後,重新刻上了「臺灣革命先烈紀念碑」字樣。後來,又再次將這字樣磨平,並鑲入一塊大理石板,成了「花蓮縣立美崙國中創校沿革紀念碑」。 原本聳立於花崗山上的紀念碑,如今被轉移至美崙國中的操場旁,成了該校的創校紀念碑。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家咖哩   

03-8343290
坐落在中美路、府前路與民權五街的交界口,這間老宅在昭和19年(民國33年) 由花蓮港廳賣給南日本漁業統制株式會社,光復後由台灣省農工企業社所擁有,之後才成為台灣水泥董事長的招待所,依照這樣算算也將有七十年的歲月了。 這棟建築在十幾年前曾經維修過,用盡心思地將原有的空間保留著,將毀損的部分用原木給補齊,並在四周在增建其他木屋,讓獨棟的日式老屋可以更寬敞,而前方偌大的庭院裡有三棵老樹,有時繁花似錦,有時落葉紛飛,陪著老屋走過時間歲月。 家咖哩有幸的繼續承接下來,因為我們期望這種歷史的痕跡,可以延續地保存下來,讓後代的人們可以看見先人的智慧與藝術。 家咖哩花蓮店不只有美味的咖哩,還有不同的人文與藝術可感受。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花蓮港山林事業所   

03-8322141
見證花蓮林業的日治時代代表建築 創建於大正8年(1919年),原為花蓮港木材株式會社,昭和4年(1929年)殖產局營林所東部出張所遷至此地,昭和17年(1942年)再改稱為「花蓮港山林事業所」;戰後由花蓮縣政府接管,1960年裁撤後成為閒置空間;於2001年3月12日定名為「菁華林苑」。 介紹 若散步美崙溪畔的菁華街,走過花蓮女中後,一定會被這座有著西洋風格的日式建築吸引目光,它就是花蓮港山林事業所,外觀可看出是日本瓦屋頂、洗石子外牆的和洋混合建築,仿文藝復興時期風格,幾何對稱平面和弧拱廊柱,具古典語彙,為日治時期重要的林業產業建築代表。 這棟山林事業所,早在1919年創建,至今已將近一百年,是見證過去花蓮地區伐木業的主要建築,同時管理著太魯閣林場、木瓜山林場及林田山林場。戰後由國民政府接管繼續林業開發,直至1960年裁撤山林管理所,所有人員移至現今林政街木瓜林區管理處辦公,因而荒廢長達四十年。2001年才透過民間團體與社區居民合作,讓它再度開放為人文空間使用,稱為「菁華林苑」,並列為縣定古蹟。 山林事業所原範圍包括辦公廳舍、長官宿舍及花園,除了建築美觀外,當初在設計時也有考慮到當地氣候,因而加高了門檻並在屋簷下設通風口,以應付淹水與颱風的威脅。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台肥招待所   

03-8223181#210
身鬧市中的時光機 台肥招待所是花蓮少見保存良好的日式建築,也是公視電視劇《後山日先照》的取景地點,喜歡老房子的人一定會為它著迷。可惜目前並沒有對外開放,只能從圍牆外一瞥它的風采。 台肥招待所是現今台肥花蓮廠的前身──日本アルミニウム(鋁)株式會社花蓮港工場,當初是為了讓總公司長官及工程人員在花蓮有個歇腳處,而於1937年興建,戰後由台肥公司接收,於2008年公告為縣定古蹟。 房舍主體為瓦頂檜木建築,保存良好,礫石鋪設的小徑曲徑通幽,再加上庭院中蒼勁的琉球黑松,令人彷彿穿越時空來到幾十年前的日本,難怪公視電視劇《後山日先照》會選擇在此取景。可惜這座日式老屋迷心中的夢幻景點目前不開放參觀,只能從圍牆外一窺其風貌。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花蓮港小學校圍牆殘蹟   

花崗國中位於花蓮市公園路上,前身為日治時期之「花蓮港小學校」。學校校舍因民國40餘年的颱風及地震侵襲而改建,雖然已不見昔日日本時代的建築風貌,不過位於的軒轅路旁的花崗國中圍牆,可見日本時代及戰後初期所建之石砌擋土牆與磚造水泥牆面的圍牆、花師時期所建的校門。此圍牆幾乎超過80年以上,在毛利之俊之《東臺灣展望》一書中也曾記錄著當時花蓮港小學校的照片。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美崙自來水園區   

03-8351141
飽覽古建築、老松與海景 美崙自來水廠花園拆除了昔日的圍牆,取而代之的是隱含著貴氣的臥松,旅客可在松樹下一邊喝茶乘涼,一邊欣賞美麗的海景。 美崙自來水園區位於美崙山,松園別館右側,日治時期被稱為米崙淨水場,因軍事與港口用水之需而建,提供花蓮港區自來水使用,如今由台灣自來水公司經營。 園區內的自來水文物館,展出日治時代公文文書、早期的氯氣檢測器、測漏器等。而見證花蓮地區自來水歷史,高齡九十多歲的總水表更是文物館的一大亮點。 園區內有五十九棵蓊鬱的老黑松,身處臥松園區,可邊休息邊欣賞花蓮港海景,眺望遠處的紅燈塔。 園區另一側還有80年以上的老建築和五座慢濾池,民眾只要跟著棧道走,就能飽覽整個園區的古建築、老松與美麗海景。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郭子究音樂文化館   

03-8235466
復古懷舊音樂之旅 郭子究音樂文化館坐落於花蓮高中學生宿舍旁的靜巷裡,此處還有幾棟頗具風味的日式建築。音樂文化館利用其故居斜側的日治時期教師宿舍進行整建修復,日式建築與庭園景觀充滿復古懷舊氣氛。 花蓮高中學生宿舍旁的靜巷裡,坐落著幾棟日式建築,其中一棟即是郭子究音樂文化館。郭子究先生被稱為洄瀾音樂之父,擁有音樂長才的他無師自通,學會多種樂器。在世八十年,為花蓮譜出許多美麗動人的樂章。 曾是郭子究先生故居的日式教師宿舍經修復後,展出他在世時的音樂創作手稿、樂器、書信等資料。文化館平日悠靜,日式建築散發懷舊氣息,館內不時播放郭子究先生的創作音樂,更添藝術情調。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花蓮縣文化中心   

03-8227121
打造「國際都會、觀光花蓮」的文化城市 花蓮是太陽的故鄉,擁有2加5的豐沛觀光資源,2就是具備國際機場及國際海港等優越便利的對外交通,5則是擁有多元文化的原住民族群、名列世界七大奇景的太魯閣、阡陌縱橫的縱谷平原、全亞洲最大廣達1000公頃的瑞穗溫泉區,以及波瀾壯闊的太平洋美景,每一個景點都值得大家細細欣賞親身體驗,期盼他們能夠經常來花蓮參訪旅遊。 花蓮除了具備豐沛的觀光資源外,花蓮融合的族群關係,閩南、客家、十八省同鄉及原住民等四大族群各占全縣35萬人口的四分之一,各族群在花蓮共存共榮,彼此相互扶持,大家攜手努力朝著快樂、希望、新花蓮的目標大步邁進。 為落實基層藝文活動之推展,每年度編列相關計畫經費,邀請各社區、團隊共同辦理各族群有關特色活動,並鼓勵縣民踴躍參加,唯有在不同族群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不同文化特色下,地方文化才能永續發展;相關活動包括研習活動、假日文化廣場活動及民俗文化節慶活動,各項靜態展覽及各項多元性文化內涵之展演活動,以達文化紮根及尊重多元文化目標。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

花蓮縣石雕博物館   

03-8227121
花蓮位居臺灣東部,擁有綺麗壯闊的山海景觀、和煦的天氣型態、豐富的農漁產以及天然礦脈,尤以盛產世界級品質之大理石、玉石著稱而有「石頭的故鄉」美譽,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發展出獨特的區域人文風情與石雕藝術文化。 1995年由花蓮縣政府與花蓮縣國際藝術村協進會共同主辦「1995花蓮國際石雕戶外創作公開賽」,是花蓮首見的大型藝術活動,也開創了國內地方社團辦理國際石雕活動的先河,第一屆「花蓮國際石雕藝術季」於焉開始,正式型塑花蓮成為國際石雕藝術家匯聚切磋的重鎮,並獲得官方支持。1997年第二屆續由花蓮縣政府主辦、文化局承辦,一舉打響花蓮石雕藝術的名號,其後陸續藉由兩年一次的石雕藝術季競賽模式,十餘年來累積了為數可觀的各國石雕藝術作品。 經官方與民間的多年努力,花蓮石雕藝術已具備相當知名度,加上產官學與在地藝文界人士殷切盼望能針對保存此一獨特文化成立專屬館舍,於是在2001年「花蓮縣石雕博物館」正式成立,成為臺灣首座石雕專題博物館,推廣石雕文化,並成為臺灣與世界各地石雕文化保存、研究、展示、教育及資訊交流的中心,同時使花蓮特有的石雕藝術、工藝文化能帶給更多人感動。除定期舉辦展覽活動外,也策辦年度性大型主題活動,提供民眾認識石材、體會石雕之美的途徑,邀請您共同來感受大山大海所淬煉出的永恆藝術。
了解更多Info
關閉Close